莫安

石切丸邪魅一笑

还是日常
突如其来的长蜂脑洞
ooc依然有
以下正文

众所周知,蜂须贺有一头紫藤色的长发,而他本人也十分爱惜了,每次洗澡总会用婶婶从现世带来的洗发水,早上总会比同床的长曾弥先起来个十几分钟来打理他的头发,首先将头发梳通,之后麻利的挽起来再带个金色发簪就完事了。

其实这个时候,长曾弥已经醒了,他总会静静撑头看蜂须贺背对着自己整理头发,头发飘浮带来的是阵阵清香,倒也真像紫藤了,等到梳完之后就继续装睡等待真品大人不算温柔的叫醒自己。

一个人打理这么长的头发总还是不容易,所以早上长曾弥从镜子里看蜂须贺总是狰狞的。

“那一头秀发很好看的样子,打理起来原来也会像自己的主人一样那么倔强吗?”长曾弥总是这样想着。

于是在一个普通的早上当蜂须贺睡眼惺忪走到梳妆台前时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今天,我来帮你吧。”
“那个赝品怎么会起得这么早?!”
蜂须贺转过头,还略带睡意的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着实可爱。
“啊...有时醒来看到你在梳头发很费力的样子,就想帮你分担一下。。。”长曾弥起身穿好了衣服。
“。。。”
“原来自己狰狞的表情早就被长曾弥看过了?!”
真品的尊严!
蜂须贺有些生无可恋,同时又有些期待
“那个赝品也会梳头发吗?这么麻烦的事。。。”
在迷茫中任凭长曾弥将自己按到梳妆台前坐下,看着他拿起梳子,庄重而又虔诚的捧起一缕头发。
难以下梳!
“啊这么好看的头发被我弄疼怎么办会被刀解吗不会吧看他自己梳头发也很费劲的可是我也会也会心疼啊!”
“不管了!”
心里斗争之后的长曾弥在真品大人鄙视的眼神下开始了梳头。
“!”
超丝滑!
长曾弥很少触碰这些东西,对待蜂须贺的头发就像珍宝一样小心翼翼的。
然而或许是昨晚二人缠绵太久,头发总会有些打结掉落。
但对于长曾弥来说,自家恋人的头发掉一根都是罪过,于是他当时的表情是这样的: "(º Д º*)?!
“噗嗤。”
蜂须贺终于忍不住笑了。
“蜂须贺披着头发笑的样子真好看。。”
长曾弥这样想着。

终于把头发完全疏通了,接下来到了扎头发的环节。
这么多的头发从哪下手呢。。
丝滑的头发抓起来自然也困难,长曾弥两只手似乎还不够用,长着薄茧的大手在紫发中穿来穿去,蜂须贺很享受这种感觉,他可以感受到手的主人是小心翼翼的,温暖而又敦实,像是沐浴在阳光下吧。
如果可以的话,就这样待着一早上也没问题啊。
然而事实是真的过了一早上,满头大汗长曾弥还没有扎好。
第十次,头发又散了。
长曾弥突然理解自家恋人为什么总是在梳头发的时候面目狰狞。
已经到了饭点,二人的肚子都已经咕咕叫嚷着,可能是急中生智,长曾弥像是悟到了什么一般,开挂一样的将头发全握在手里拧几下,之后顺利带上发簪。
突然骄傲。

饿坏了的蜂须贺顾不得照镜子,直接拉着长曾弥奔去食堂。
“赝品就是赝品,梳个头发都这么慢!”
“你的头发真的太滑了啊。。”
“那是我的错吗!”
“不不不。。”
二人一边说着一边用尽机动跑向食堂。
“哗!”
食堂们被推开了,时间不早,已经有很多刀在这里就餐,青江他们也已等蜂须贺很长时间了。
“哇哦蜂须贺,你今天换发型了诶。”青江有些惊讶地说道。
蜂须贺这才发现由于长时间奔跑让本来就不牢固的头发掉下来了一部分,剩下的完好如初,于是就形成了一个完美的新发型。
长曾弥的表情:"(º Д º*)!!
“那当然,虎彻的真品偶尔也要换换发型!”
蜂须贺急忙圆场说道,然而脸上的一抹红却出卖了他。
青江不再说话,那只金黄的眼睛好像看破了什么。
“噫你们两个人可真够秀的。”
虽然心里这么想可青江怎么会说出来呢,于是一顿早饭就在尴尬中开始了。

次日,当蜂须贺再次爬起来准备梳头时却被长曾弥大力按住说道:“蜂须贺请让我再给你梳一次头!”
蜂须贺的表情:"(º Д º*)?!

评论(1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