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安

石切丸邪魅一笑

『真香!』
这次是一期和药研的故事
依然有ooc
开始!

本丸已经有好几对骨科了,但是一期一直很不理解,明明弟弟就是要捧在手心里来宠的,怎么能当恋人呢!看着可爱的弟弟怎么忍心那些人真的是!
总之,一期是绝对绝对不会接受骨科的

“我一期就算是死,孤独寂寞一辈子,也不会对自己弟弟下手!”

作为资深弟控,一期一天中的绝大部分时间都献给了弟弟们,帮五虎退捉老虎,给乱梳头发,给包丁买糖吃,这些他都非常乐意为弟弟们做,因为哥哥就应当这样啊。
然而药研一直与一期保持着距离,不是因为他们之间有芥蒂,而是因为药研缺少了一份弟弟该有的天真,他不会向一期撒娇,不会在晚上做噩梦时哭着找一期抱抱,也不会在拿到誉时找一期要糖吃。
只有在他来的那次月夜,一期看到了药研眼中的泪花。
是如释重负了吗?
他知道这个孩子承担了太多,在他没来之前,哥哥应该做的事情都是药研替他做的,
药研太过成熟了,成熟得让一期心疼。
所以作为哥哥,自己应该多多关照他啊。
于是一期会在平时格外关注药研,吃饭总是多给他夹些菜,战斗时也会特意保护他,甚至拿到誉时一期也会直接塞给药研一颗糖。
他喜欢摸摸那头柔顺的黑发。
“一期尼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啊。。”药研拿着糖万分头疼。
“偶尔也吃一颗吧,是很让人幸福的滋味哦。”一期摸了摸药研的头。
“噫,一期尼这么关照药研我都有些嫉妒了呢,”鲶尾抱着骨喰说道,“还是兄弟对我好!”说完朝一期摆了个嫌弃脸。
药研听了不由得脸红
一期尼最近是怎么了突然开始这样,这怎么跟大将买的少女漫画情节一样。
噫。。。
不会吧。难道一期尼。。
在这之后,药研看到一期总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仿佛在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一般。

然而过度在意的结果就是战场上的失利。

冲刺,贯穿,随着黑色烟雾的消散,药研也倒下了。
“快回本丸!”一期抱着药研喊道。

当药研醒来时,手入室里只剩自己和一期了,起身伴随的是背上的一阵刺痛,一期一看连忙把衣服脱了,却发现苍白的背上有一道泛黑的伤痕看起来触目惊心,药研忍痛摸了一把血,仔细一看原来是斩杀敌军时一不小心溅上去的,已经深入进去,必须要吸出来才行。
“我来吧。”
还没等药研开口,一期早已会意坐到床前。

第一口,吸出来的血是全黑色,随着舌头无意间的舔吮药研不禁闷哼了一声。
一期想起来了药研上阵杀敌时的英姿。
第二口,伤口开始泛红,疼痛缓解了不少,药研可以感受得到一期喷在背上的气息。
一期想起来了药研因为太过疲劳而睡在地板上的情景。
第三口,黑血已经全被吸出来,药研开始发冷,一期将颤抖的少年抱住。
一期想起来了那次月夜紫藤色眼睛里的泪花。
为什么。。会有种窒息的感觉。
伤口处理完毕。
“一期尼对我很好,好到其他弟弟们都会嫉妒,”
药研走到一期跟前说道
“所以我有时候会在想,我对于一期尼来讲到底是什么,兄弟?亦或是。。”
药研打开了门走之前说道
“一期尼,我好像对你动心了。”
门关上,一期一振完全被药研的话吓到了。
药研是什么意思呢。
恋人吗?
“有时会在梦里梦见药研,他笑的样子,他害怕的样子,他害羞的样子。。“
“还有那双紫藤色的眼镜”
“如果这些都属于我,是不是会很幸福呢。”
药研根本就不适合当弟弟。
该抉择了。

六一儿童节到了,即使是尴尬也依然不影响两个弟控给弟弟们送礼物。
“一期尼,我来列表好了”
“嗯,那么就由我来说吧。”
“乱的话,他会喜欢裙子吧。”
“嗯。”
“包丁。。一包零食就可以了吧。”
“对的。”
一期尼看着阳光下少年认真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
秋田。。
后藤。。

“那么,一期一振最喜欢的是什么?”

药研闻言抬头,他感受的到一期眼睛里快要溢出来的笑意和手上的温度。
“是。。。药研藤四郎吗?”
询问者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直接在少年唇边印上了属于自己的印记。
“药研真是个聪明的孩子呢。”
“。。。是大人啊”
于是两位付丧神都看着彼此的眼睛,随即笑了起来。
“真好看呢。”

骨科真好吃
一期的脸真疼。

评论(8)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