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安

石切丸邪魅一笑

情话

诶嘿又是石青
为什么我会在看r18的时候想到这个。。
ooc甚至严重
开始吧

“真是个榆木脑袋!”
青江气呼呼的跑走了,只留下石切丸在原地不知所措。
“我做错了什么?”
“我明明什么也没干啊。。”
“石切丸就是因为你什么也没干青江君才会生气呀!”
今剑听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不禁叹了口气。
“都是一个刀派的情商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事情是这样的。
今天是五月二十号,听主上说这是现世的情人节,于是在吃够了各种狗粮后的笑面青江就兴冲冲地跑去找神刀大人了。
“呐石切丸今天是情人节诶。”
青江跑到石切丸旁边坐下,抢过他手中的茶杯就一口闷了下去。
“哦呀,这可这是个好日子呢。”
“是的哦,所以。。”
“所以青江君想让我来为你祈福对吗?”
“???”
“可以的哦,那还请等一下,我去拿道具。”石切丸真的要起身准备去里屋了
“????”
“咱俩还是恋人吗??”
“说句我爱你之类的话会死刀吗?”
青江现在异常烦躁,面对这么堪忧的石切丸平常的耐心早已烟消云散。
正所谓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他现在甚至不想看到这个人了
于是抛下那句话青江就跑开了。

青江跑到了樱花树下。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这个与石切丸告白成功的地方。
自己还真就天真的以为会从这榆木脑袋嘴里听到些什么
二人交往甚久,可是青江连一句情话都没有听过,只有在夜里,两人互相纠缠汗水浸透了彼此的衣物,石切丸才会在情迷之时咬住他的肩颈说出动人的情话。
不过那只是在黑夜罢了。
好想听到那句话。
青江无数次想象到,在白天的某个时刻,石切丸会用他那低沉又好听的声音轻轻说出那三个字,就像别的情侣一样,可他没有。
“真是烦躁。”

“石切丸啊你难道不知道情人节要做些什么吗?”
今剑现在有些吃惊了,知道自家弟弟终日被供奉,人间俗事知道的少,但连这个都不知道是不是就有些奇特了。。
“送上最美好的祝愿啊,所以说呢,我要给青江君做法祈福。”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是不是已经忘了你们还是恋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石切丸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当然没有忘,也特别爱青江。恨不得整日像小孩抱洋娃娃一样把青江就那样一直圈在怀里。
然而青江是个自由的人,他就像一条蛇一样神出鬼没,也会像一只野兽一样渴望自由。因为石切丸无数次看到了他在战场上厮杀过后露出的红眸。
里面藏着的是兴奋。
所以石切丸当然是爱着他的,只不过爱他的方式是一直无言地站在他身边,清晨做法时会特别为他祈福,夜晚会紧紧环着他睡觉。
他知道像我爱你啊我超喜欢你啊这些话是情人之间说的
但是言语这种东西就是多余了吧?

“可是呢既然是恋人,像那种话一定要说的,不管青江君是什么性格。”今剑笑过之后,岩融一遍帮他顺气一遍说道。
“石切丸听过安全感这个词吗?”坐在一旁的三日月终于放下了茶杯,缓缓开口道。
安全感?
自己难道做的还不够吗?
“石切丸和青江君给我们的感觉就像是父子一般,总是青江君一直在说话。”今剑站起来跳到桌子上说道。
“所以石切丸啊,用鹤的话来说,多给青江一些惊吓吧,试试言语来表达怎么样呢?”三日月抬头看着他,眼中的新月闪烁着无名的光泽。
“别忘了,今天是属于你们的节日。”小狐丸放下梳子一边说着一边给鸣狐喂了块油豆腐
“呀呀,并且我刚刚和鸣狐大人还看到了青江君现在坐在樱花树下哦。”旁边的小狐狸这时候激动的跳来跳去。
perfect。
石切丸跑走了。
以自己最快的速度。
他想看到青江听到那些话的表情,会是很幸福的吧,那种开心的微笑,像孩子得到糖果一般的笑。
自己的心都快被跳炸了。
“青江!”
石切丸终于跑到了树下喘着粗气,那时候已经是傍晚。坐了很久的大胁差一直在看着远方的情景,听到喊叫后立马回过去。
“这个榆木脑袋来做什么。。”
青江一边嘟囔着一边起身走向石切丸。

“青江我爱你!”石切丸喊出这句话。
起风了,石切丸看到青江愣在原地,墨绿色的长发被风飘起露出了红眸。
里面藏的是惊讶欣喜,和一点点泪花。
“青江。。青江我好喜欢你”石切丸走了过去。
风继续吹着,一片不知从哪里来的樱花花瓣落到了
青江头上。
终于开窍了吗,真是的。。在这个时候说出来。
还以为自己再也听不到了。
石切丸看到青江的微笑,对,就是自己想象中的。
甚至比想象更好看。
“青江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石切丸将樱花拿下来又把愣在原地的大胁差圈在怀里。
“赌上神明的名义。”

为什么石青的粮越来越少了啊!
我好想吃太太们的粮。。。
拒绝自己的劣质低级粮。。

评论(1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