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安

石切丸邪魅一笑

三条家的部屋

纯属瞎编
如有雷同我只能说一句
缘,妙不可言!
极度ooc因为这貌似根本不可能发生(纯属美好幻想)
cp是三日鹤   岩今   石青  双狐(有些只涉及到了一点点)
Let's start!

在遥远西方的本丸,有一个神秘的部屋,当院子里只剩下风吹的声音,几只蝉悠悠地唱着摇篮曲给小小的萤火虫伴舞,月光散落在每个部屋上仿佛镀了层银,几乎所有的部屋都已经熄灯了偶尔还传来一阵不大的鼾声之时,一间屋子总是灯火通明,似乎有时还能听到阵阵的喧嚷,那就是:
三条家的部屋!

这座本丸因为建设的时间早,已经有了不少的刀显现,审神者为了节省空间,把付丧神们按刀派分配房间,这引得许多刀(cp)的不满,可一向好说话的审神者这次却很偏执,在众多议论声中拍案而起,吵闹的大厅终于安静下来后,审神者环顾四周,紧皱眉头小声说道:“本丸里真的没有空间来修建那么多的双人房啊。”
众刀纷纷表示理解,可是有些cp表示这样的夜晚是很空虚寂寞的,于是在不经过审神者的同意下,许多的刀就跑到自家伴侣所在的部屋了。

“所以这就是你们这么多人跑到三条部屋的理由了?”岩融抱着刚被吵醒还在揉眼的今剑不满的说道。
“岩融啊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吗......”
“对啊今剑在你身边你怎么能体会到一个人睡觉的寂寞,对吧老爷子!”
“呀呀,我认为两位大人说的对,小狐丸大人不在的时候鸣狐可真是睡不着哦。”
“小狐狸!”
鸣狐难得说了次话,脸红得像番茄一样。
还不等岩融说话,笑面青江和鹤丸都已经走到各自恋人的床铺边开始铺床。
只有鸣狐因为害羞站着不动,最后是被小狐丸抱回去的。
“那为什么小狐丸,石切丸和三日月不去青江和鸣狐的部屋呢?”
这样我就和今剑有独自相处的时间了!岩融问道。
“你竟然觉得一期和那些短刀们会同意吗?真的是吓到我了!”鹤丸故作惊讶地说道。
“哈哈哈,鹤还真是聪明呢。”
“啊恒次前几天还拉着石切丸去修行了来着,我不想大半夜起来看见恒次在我旁边念经呢”
岩融听了不由得心疼青江。
“那鹤丸呢?”
“爷爷我不想再吃烛台切做的芥末味饭团了。”
这次是三日月抢先发言。
惨不拉几的。
可是岩融表示一点也不心疼。
“既然这样那大家晚安啦!晚上可不要乱玩吵到别人啊,有什么事情白天再做哦。”
三条家的大哥今剑说话一语双关,让青江不由得huhu地笑了起来。
“好了岩融我们睡觉吧!”
就这样第一夜平稳的过去了。

几天过去,鹤丸就开始不老实了。
夜深人静之时,一个白身影忽然出现,鬼鬼祟祟地在部屋里巡视一周,最终落到了一个付丧神身上,鎏金般的眸子突然放出光彩,随机将魔抓伸向了那个正在熟睡的小短刀。
搞完事后,鹤丸兴冲冲地抱着三日月睡着了。
开心的像个熊孩子。
于是第二天清早,当醒来感觉脸上空荡荡的今剑睡眼迷蒙顶着一头的辫子之时,当他前面遮眉的刘海被扎成小揪揪之时,整个部屋先是寂静了三秒,突然发出如雷般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今剑你你你好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吓到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年轻人就是要这样活泼嘛
连一向安静的鸣狐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一边又想着小狐丸扎着这样的发型会是什么样子
小狐丸:总觉得鸣的笑声有点不怀好意。
被吵醒的青江终于从石切丸的怀里抬起头来,等到看清楚时,青江啪的一声扑在石切丸身上毫无形象的大笑着并以108的打击锤着还在睡觉的神刀。
石切丸:突然感到受了中伤。
今剑颤抖着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然后以光速钻进了被窝里。
最后岩融好声好气地把他哄出来并帮他解开了头发。
当晚,鹤丸被众人按着扎了十个小辫子。
其中青江以小巧的身姿率先钻进人堆里扎了三个辫子
三日月在旁边喝茶并且感叹众刀的手是多么灵巧。
之后把满脸通红的鹤丸吻到喘不过气来。
今剑笑够了之后问道:“鹤丸为什么不去绑小狐丸和青江的头发呢?”
鹤丸一遍喘气一遍解释:“青江和小狐丸一个被抱的快看不见人了,一个被鸣狐死死的攥着头发让我怎么下得去手啊。”
所以每到入睡时今剑总会对岩融郑重说道:“岩融,这次可要防守好哦!”

恶人有恶报,几天后的鹤丸受到了惩罚。
当玩心大起的鹤丸准备晚上再次起身搞事时,突然一阵开门声传来吓得鹤丸僵硬地躺在那里。
门慢慢被关上,一阵脚步声稳稳地传来,仿佛硬生生踩在鹤丸的心上。
滴答,滴答,似乎有什么滴在鹤丸的脸上,冰凉得近乎刺骨。
在这寂静的夜里,一切声音都被尽可能的放大,刚吹进的风简直要把鹤丸呼啸到窒息。
脚步声渐渐向自己走来,两步,一步,鹤丸的心也随着这声音鼓动
水声越来越大,是血吗?
似乎有什么东西禁锢住自己一动也不能动,浑身的力气全都用来紧紧地抓住三日月宗近的衣领。
这个本丸,难道闹鬼了吗?

第二天鹤丸顶着两个黑眼圈醒来了。
“鹤难道昨晚没睡好吗?”
三日月摸了摸白皙的脸上那两个显眼的黑眼圈。
“三日月,这个本丸,好像有鬼。”
鹤丸抓住三日月的手,小声靠在怀里说道
“我昨晚听到有脚步声,还有水声,好像是血。”
“真是吓到爷爷我了......”
“......”
笑面青江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和鹤丸解释一下昨晚自己夜战晚回来,以及那个水声是因为自己刚洗完澡。
可当他转向鹤丸时望着那双毫无光彩的金眸时,当事人也转了过来满怀希望的看向自己:“青江听说你会斩鬼!”
青江扯了扯嘴角:“是,是这样呢。”
“那今晚请你务必和我睡吧!”
笑面轻僵望向同样笑着的三日月,又看了看一脸懵逼的石切丸,最后对上鹤丸那闪亮亮的大眼睛,决定不把真相告诉他。
“好啊。”
这样捉弄别人可真是有趣呢。
当晚石切丸洗完漱回来看见青江和鹤丸已经躺在了一起闲聊时,默默地转身走向三日月。
青江见状赶紧跑过去抱住了石切丸,示意他低下头后青江凑了过去:“答应你就陪鹤丸一个晚上,神刀大人自己一定可以忍受寂寞的对吧?”
说完踮起脚尖在他微鼓的脸上吧唧一口,石切丸顿时樱吹雪。
末了青江又回到鹤丸的身边,而石切丸迈着轻快的步子(并不)走到了三日月身边。
熄灯之后众人便睡下了。
笑面青江,石切丸和三日月的睡相还算可以,睡着了还算安稳,可是鹤丸似乎就是天生好动,睡觉也不安稳。
当青江第五次推开鹤丸甩来个胳膊时,绕是好脾气的他也忍无可忍,终于青江一下起身用不小的力气按住了鹤丸。
原本熟睡的当事人一下子被惊醒,感觉被鬼压床了一般的窒息,抬眼望去,一张惨白的脸出现在面前,青江似笑非笑地扯着嘴,借着月光他那双红瞳隔着头发也泛出光泽,无意间散在鹤丸脖子上个头发似乎能在下一秒就讲鹤丸缠到窒息。
凭借着高机动,青江在其大叫之前捂住了他的嘴,俯下身子,在其耳边沙哑的说道:“再乱动我就斩了你。”
说完这句话这位斩鬼刀留下鹤丸一脸惊恐自己侧身睡觉去了。
于是第二天醒来鹤丸再次顶着黑眼圈。
最后青江于心不忍将真相告诉了鹤丸。
三条部屋再次恢复了平静
可喜可贺。

刚开始写那段辣鸡场景描写的蝉的时候,满脑子都是
蝉:在吗美女,美女你好,在吗,在吗,发张照片看看,你好,在干嘛?处对象吗,做什么的,有男朋友了吗?
萤火虫: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虽然知道蝉是在求偶但还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评论(9)

热度(103)